关于我们

About u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河南帕利尔环保建材
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新郑郭店工业园区
电话:177 2977 0251
服务热线:133 2371 2071
网址:www.hnpioneer.com
邮箱:pioneerhn@163.com

学习园地

Ask Price

12

琉璃歌前三章汇总

信息来源:点击次数:发布时间:2018-08-21

 琉璃歌

 

清虚玉宇著

    
太虚展灵喉   玉色润清眸。    无缝衣带霞    欲界隐天沟。
   
    
举酒千劫候    挥剑一心头   当诛八万恶,了此不断愁

 

 

引子

        
话说欲界天之中,人界之上,有一重琉璃天。琉璃天中,有这一种体貌形态如人的生命,穿戴无缝天衣,其色如玉,朝耀金色,暮显玉透。行踏流云,奔如闪电。男体伟岸,女体婀娜。初生时,大如拳;长成之时常为九尺有余。更有奇者,身可大可小,小则视之不见,大则百尺之遥。我们权且称之为天灵。 天灵所居之处,皆依云傍月,拥日邻星。屋宇琉璃为体,玉透清玄,人间断断是没法建筑的。天灵生于虚空,归于虚空,也有寿命无穷无尽的,下面,就讲一讲这琉璃天中的一段传奇。

琉璃天界的早晨永远是美丽的。天空中有五轮明盘,地球人叫它们为太阳。在琉璃天上,太阳并不能显出它的耀眼光芒,它们只如五只发着晶莹白光的玉盘而已。五轮太阳,分东南西北中的方位分布着,东面的一轮被称作开明,南面一轮叫作赫明;西面一轮叫作瑰明;北面一轮叫作藏明。中间一轮较其他四轮大一倍,称作鼎明。每一轮明盘处下,都有一个国度与之相应, 东南西北四轮将中间的鼎明围绕,它们虽然距离鼎明轮的距离相同,都是五亿光年,但中间的物类却大不相同。 因为此琉璃天界有这五轮明盘作为特殊的标识,所以,此天界又被称作五明元化世界。这个世界的斗争和进化一直没有停止过,只到鼎明轮的国主元化王以自己的实力和智慧征服了其他四国,建立了五明元化国,被尊为元化大帝;琉璃天界才有了和平。

     
五明元化国已经和平了四亿九万年了,但随着瑰明王城一位小小的公民——————林生的出生,战争的烽火点燃了。

 

瑰明王城位于五明元化国西方。 这里的城主名叫金斗圣王。在瑰明王城中,金斗家族没有一个不懂剑的。而金斗圣王是唯一能驾驭琉璃天剑的王。
   
这剑是斗者的剑,这剑是王者的剑。琉璃天界中,没有人是金斗圣的对手。他甚至不用拔剑,对手就被强大的剑焰折服。剑就背在金斗圣王的后背上,白芒芒的剑焰,象天上的瑰明一样剔透。只是,它的外围比天上的瑰明多了一层金色。远远看去,金斗圣王整个身体都包裹在剑焰中。谁能挡得住他拔剑一击呢。
    
金斗圣王是五明元化国定国的第一功臣,因为他没有对手能抵挡的住他的
剑。但他却臣服于元化大帝,元化大帝的背上并没有剑,手中也没有剑。但他却掌握了琉璃天剑的能量之源,而开启于关闭能量的钥匙居然是他的一句咒语。元化大帝收服金斗圣王时,金斗圣王根本没有机会拔剑,就算拔了剑,他也不知道刺向谁。因为他眼前的元化大帝突然消失,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串金黄色的咒符,他刚想拔剑时,咒符竟然多了起来,象漫天的金珠,将他紧紧包围。他的手再没有力气动弹,而他的心里,也没有拔剑的勇气。

    
金斗圣王是剑王之王,只有他明白,琉璃天剑的奥妙,也只有他,才能懂得元化大帝化咒的威力。所以,他知道元化大帝根本不是自己的敌人,而是自己和琉璃天剑效忠的主人。

 

 雨水沉泥直通井座2.jpg

 

第一章  战神涅磐

      
和平是甜美的,当我们失去它,痛苦就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
元化大帝近来忧心重重,五明元化国的国度,什么都不缺,因为这里紧邻着无色界。无色界的生灵,没有形体,没有欲望。而元化国的人们过着清心寡欲的日子,心清到马上就没有欲望了,所以他们还有形体的存在,有情的欲望。
    
当元化国的人想吃东西时,所想的食物立刻就凭空出现在面前,而他们也仅仅是用鼻子闻下香,也就饱了。至于异性间的感情,欲望重的也仅仅是握下手,就已满足。而那些欲望轻的,他们就不必有肢体的接触,仅仅是想一下对方的样子,就心满意足了。 
   
然而,就算这样少欲的国度,也同样有致命的危险出现。元化大帝灵通的心已经觉察到了先兆,因为他得到了令他震惊的情报。元化国越来越多的人跨越了时空,落灵到了欲界天内银河之畔,那儿有一处太阳系,这些元化国的人大都落住在太阳系中名唤地球的星球上。据说那里很美,元化国的人只要吃了那里香喷的食物或饮了那里清澈的甘泉,就会失去现在能够变化的身体,但却能拥有新的肉体,这种肉体有使用年限,到了年限就会坏掉。元化国五大王城的国民,除了鼎明王城的居民很少参与这种自毁似的活动,其他四大王城:东面的开明王城,南面的赫明王城;西面的瑰明王城;北面的藏明王城马上就要唱空城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元化大帝明白,这种现象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。因为他知道,五明元化国不止单是一个国度,这里是通往无色界的关隘,一切生灵,想到达无色界,获得至高无尚的永生,必须要经过这里,但如果元化国的国民都离开了,那么,元化国将不再存在,而无色界的大门将失守,谁都 能随意出入那庄严的无色界国度,谁都能获得无色界国度无限的力量。这无疑会让宇宙失去场的平衡,一切都会失去控制,整个宇宙就会陷入混乱,混乱之后,那意味着毁灭。试想,就算人界的人只拥有五明元化国王城民众的能力,他们会做什么?人性第一大欲是食欲,那他只要一想,食物就会自然生出来,世界岂不到处都是食物。温饱思淫欲,那他们只需要一想,就会生出一个异性来,那满世界岂不都是男人想出来的女人和女人想出来的男人。 

如果真是成了这样,这个世界还能恒住不坏吗?如果成了这样,宇宙还能平安的运行吗?答案是肯定的,这个世界瞬间就会坏掉,这个宇宙毁灭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
元化大帝决定召开五明元化国最高级别的国主会议。他穿上金色的帝装,戴上五彩的帝冠,手持琉璃如玉,登坐到大帝千莲座上。两旁随侍分列两旁,威严肃立。都有哪些人:大帝面前,十位侍帝童,左列五男,右列五女,手持五色琉璃灯,分列千莲座两旁。个个童面童衣,千莲座前出十步,镇殿将军紫贲紫雷手托刑斧分站两旁。十五步外,左列文臣,右列武将。天衣霞帔,映亮顶上天中。
     
有诗为证:千莲座前聚群真,各显明光耀天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文班本是天人杰,手托如意俊彩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武将虽勇无有恨,天罡正气藏甲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逍遥洞天本无事,突闻帝君召臣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各踏祥云仙殿登,转瞬及至金光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分班列队依莲功,背光华彩影重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人人都知神仙好,大罗仙种在当身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钟响三声,群真聚首齐在殿中。元化大帝顾视左右,朗声说道:众位元君,有谁知今日帝钟因何而鸣?”      
     
只听细铃一声,文班中开明王城城主青鼎元君出列,双手举托,交叉胸前,行礼奏答:帝君在上,臣近些日正为一事心忧,我开明王城子民天众,不知为何,都私自出离,投往下界名唤地球的人居之处。或投胎为人,或寻青岭峻峰而居。如今,开明之光日淡,我开明王城在不久将来,恐怕要成为空城。不知帝钟是否因此象而鸣?

元化大帝静密不答,以眼左右扫视。
只听细铃连响,赫明城主焰鼎元君,瑰明城主金斗圣王,藏明城主幽鼎元君一起出班,托手交叉胸前,齐声禀奏:臣等王城也是如此,明光幽淡,恐将成为空城。
 
元化大帝开口说道:帝钟正是因此而鸣。诸位元君,你们可知为何如此?
 
四位城主齐声回答:臣等不知。
元化大帝说道:以我化眼观之,也不能查到原因。此大道之玄,我等也不能尽知。只是我五明元化国,是无色界的安全隘关,身担三界安危,如果你们四处空城,妖众闯关,我鼎明圣城也独力难支。谁有办法来阻止这一灾难?
   
话音刚落,突然天殿晃三晃,摇三摇,电闪雷震。只见西方瑰明王城 外,瑰明失色,一道黄光通贯三界后,复又不见。一切复归正常。
   
元化大帝急问左右护殿神:众护卫,速查原由。
    
护殿神眼万里明和护殿神耳透虚空应旨查视后,上前回旨道:回帝君,是瑰明王城中新生一名乾精天众,不知为何,出生之时,开通了三界密光。君已差神行力士前去带来。
     
群真交头接耳,相互私语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,每年这么多天众精灵出生,这么多年过去了,都没有出现过这种现象。
     
也就是凡人呼吸一次的时间,神行力士已将初生的男天众带至殿上。
      
元化大帝审视良久,说道:此子容貌周正,是谁家谁人所产?
     
神眼万里明出班答道:禀帝君,此子系金斗圣王西宫娘娘于斗星林中行走时自手心所产。
     
元化大帝不由展颜一笑:能于斗星林中出生,那是瑰明王城的正位正精。喜事喜事。我赐他圣名斗星林生
     
金斗圣王出班叉手道:诚感帝恩,感承帝德。
     
只听大铃音响,这是司教大臣德通元君的特有出班铃声。德通元君曾是元化大帝的师父,是他度得元化大帝修得大果位,参透琉璃天咒,从而成为鼎明城主,做了五明元化国的总天帝。其位是一君之下,万王之上,故圣赐大铃。
       
德通元君双手执胸前,说道:帝君速警。 臣从得道生于琉璃天宫以来,只听我师父讲起过,三界密光之事,此光一出,三界通道,三日才能自行关闭,下界妖众,散灵以及想到琉璃开界的生灵,必然在这三天内,纷纷沿此通道纷踊而来,只恐我天界兵劫立至。请帝君速速准备。

  元化大帝一惊,因为德通元君所说之事,也真是他所担心的事,没想到此劫竟然是靠三界密光出现之时。兵灾已至,避无可避。他正色问道:“国师,应如何应对此劫。”

     德通元君叉手答道:“我界上古之时,三界密光开通过一次,当时的大帝是以结五城上空五明之力,封镇通道,下界灵众只有修为纯正者,方能穿越无碍而晋位至五明元化世界,安宅落户,永享极乐。帝君亦可以此法结阵堵此通道。”

元化大帝立刻下令:“四位城主,各回城中,率本部神兵,结阵固守城上明轮。”

众真得法旨,各回城中,结阵护住城上明轮不提。单说瑰明城主,战神金斗圣王,带着帝君赐名的斗星林生,纵起金光,回至城中。登坐琉璃百宝座上,召集本部统兵神将。战神麾下都有哪些神将。有诗记云:

 临兵斗者勇绝仑,行如霹雳动如风。

战神麾下四神将,五明国中急先锋。

天剑神将唤纯刚,身披雪甲展锋芒。

手中神剑织罗网,破敌摧坚不慌张。

天盾神将唤吴凤,举盾遮天不见缝。

神力拔山如托纱,护主守城立头功。

天戟神将不留刺,吞金天戟展雄姿。

一戟能挡千万军,飞舞如画又如诗。

 

战神金斗圣王,声音肃杀冷峻:“诸位,三界密光突显,密道开通,帝君命四城各自结阵守护明轮,我等不可怠慢,速速于瑰明城九宫云台结阵。”

众神叉手胸前,齐声:“遵命。” 转瞬来至九宫云台,各按方位,天剑神将纯刚在西,天盾神将在南,天箭神将在北,天戟神将在东,守住云台东南西北四方,战神独坐正中,各起光华,护住空中瑰明轮。此时,其他三城也结阵护住明轮,一时间,五明元化国五轮明轮光光相映,结界成体。

果不出德通元君所料,结界刚成,三界密光发现之地,瑰明王城斗星林中,通道之内,一团团各色云气,煞光纷纷涌出。初时如人气喘,时多时少,时急时缓。不一会,就势如火山喷发,数以千万的数记的各路灵众,争道奔行,刹间,斗星林上空遍满灵众。各拿兵器,来势汹汹。

元化大帝坐镇鼎明,传音入密,指挥四方神将各率天兵,将侵入的灵众团团围住,双方你来我往,兵对兵,将对将,好一场凶杀恶斗。

本来,依五明元化国五明轮的力量,是能够轻易降住下界灵体。明轮力量的来源,是天众的灵能。现在由于天众稀少而能量大减,居然无法堵镇通道。

形势危急,战神金斗圣王何曾打过如此不利战局。眼前通道失守,五明元化国危在旦歹,无色界大门即将失守。他对元化大帝飞声传密禀告道:“帝君,臣当誓死镇守通道,护住国土,守住无色界天门。”

元化大帝急问:“卿欲何为?”

战神平静的回答说:“我与琉璃天剑合体入寂之力,必能封住此通道。只是此通道,由小儿林生所开,我入寂后,恳请帝君令他去地球找归天众,找化新圣,强我国道,永保清宁。臣去了!”

只见金斗圣王高举琉璃天剑,念动神咒,刹间与天剑合一,一道白光通天彻地,五轮明轮顿时光芒倍增,结界法力恢复,将侵入煞光、灵众束押一团,推回通道之中。

 白光飞起,直入通道之中,瞬间将通道镇严,不透一丝寒气。可叹战神,为保五明元化国,为镇无色界天门,舍身入灭,永镇三界通道。

 

 第二章 斗星临凡

 

  恶战初息,元化大帝令各城清点人马,五明元化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。其中瑰明王城的四大神将:天剑神将纯刚,天盾神将吴凤,天戟神将不留刺,天弩神将御弓都身负重伤,灵元受损。其他四城也是兵马损失三分之二,灵元消殆者比比皆是。

赏功会就在鼎明城的琉璃天殿上进行。元化大帝肃然正坐,静听国师德通元君报告完各城损失兵马灵众数量之后。轻声说道:“此番浩劫,前所未有。本尊不能保天国周全,实有愧心。本尊要重赏有功之神,出力之兵。为保不错不漏罡灵每寸战功,本尊与各位一起推演众将士与下界枭灵斗战过程。”

国师德通元君口答“遵旨。”伸手从神袋中拿出圆光宝鉴。宝鉴启动,从头演映于宝殿空中。只见从三界神光通道寒阴之气冲破天界结界场后,率先冲出非纯非善众灵,打头的身材高大,居然比天众还高一头,全身黑铠黑甲,脚蹬金刚靴,左手持幡,右手持斧,勇武无比。此时,战神令天弩神将御弓率箭勇万箭齐发。只见那黑将左手将幡抖动,竟然将天箭尽数挡住,破了天弩箭阵。

“此将是谁,所持幡属哪家宝贝?速查。”元化大帝万分惊诧,心里暗道,下界何时有这等神杰,我竟然不知。

护殿神眼万里明,护殿神耳透虚空一齐出列,托手交叉胸前行礼道:“帝君,刚刚经此一战,天地浑浑,臣神力耗尽,无法施展法力追查此将来历。”

“也罢。此事推后再办。”元化大帝挥手示意继续忆演战场情景。

 天弩箭阵没能挡住的枭灵,纷纷涌入斗星林中,瑰明城顿时黑雾遮天。天盾神将吴凤带着本部灵勇,紧紧护住九宫云台。天剑神将纯刚、天戟神将不留刺各挥神兵与枭灵们展开厮杀。

天剑神将纯刚的天剑挥将起来,如风驰电骋,寒光森森,所到之所,枭灵纷纷烟散。他正杀的起劲,突然,黑铠黑甲的枭将杀至,左手持幡,右手持斧,与纯刚战在一处,好一场恶斗。

再看天戟神将不留刺,天戟挥处,如金龙吐电,光华一片。每一次出戟,就杀伤枭灵一片,一时众枭灵各自奔路躲避,不敢靠近。突然,又一黑铠黑甲的枭将杀至,双手持一对黑锺,来来往往,竟然与不留刺战了个平手。

众神兵甲勇也各自与枭灵们战作一团,断肢断腿一时间布满琉璃青地,各色血迹染尽地上琉璃草。

眼前枭灵越来越多,靠单打独斗已经抵挡不住了进攻了。战神金斗圣王立刻命令天将们撤防到九宫云台,结起金斗大阵,集众人之力,合成攻防堡垒。

阵法刚结成,敌人也立刻改变了行动,四员黑甲枭将竟然结了个四象大阵。为首的黑甲将手中的幡祭起,也形成了一个凶猛的攻防堡垒。

两个超级攻防堡垒动用最精锐的能量对冲,不停的消耗着每个参与者的体能与灵元。世界只剩下两个大光球相互挤压,再没有打斗的呐喊之声。

这是力量的最后角逐与对抗,双方将士都不敢偷懒,竭力攻击。眼看两个球慢慢变小,一点点的缩减,这说明能量都有减弱了。只是枭灵的减的更慢,那面幡在不停从通道里吸收从下界传递来的能量。

 

当金斗大阵的圆球罩减到头顶一尺的时候,战神金斗圣王站起身来,启动琉璃天剑,剑人合一,一击将四象大阵压回三界通道,并将通道封死。

看罢。元化大帝长叹一声,吟道:“琉璃宝地怎得清,只身入寂舍能行。风摇松崖谁从舞,掌托日月我同心。”

吟完此句,大帝说道:“此役,战神入灭,保得天国河清海晏,丰功至伟。其入灭前的心愿:‘命斗星林生投生去地球找归天众,找化新圣,强我国道,永保清宁’政理应许他。宣召力士,速请瑰明西宫娘娘胎与斗星林生来殿。”

 

话说斗星林生随父回至瑰明王城后,呆在母亲金斗西宫娘娘身边,随众待众嬉戏玩耍,全然不知道马上就要到来的腥风血雨有多险恶。

五明元化国的天众初生之时,或从肋或从腹而生,生后见罡风即长,行动自由,形体坚固。斗星林生初生之时,三界金光开通,其身体照触金光,立刻凝敛坚固,身体竟然比一般初生天众高了一倍。此刻不用别人搂抱扶行,撒着欢在后宫嬉戏,见什么摸什么,遇什么挠什么。全不知斗星林边的大战。斗星林位于瑰明王城的西边,在那之外是天外之天。九宫云台位于斗星林的东面,要至瑰明王城,必须要先过此处。

此时,战神入灭,瑰明西宫娘娘早已得报,正于后宫正堂悄然而坐。见宣召力士驾到,便起身迎接。分宾主坐定,娘娘开口问道:“圣差,不知此来何意。”

“奉帝君法旨,前来请娘娘胎与斗星林生去琉璃天殿。”宣召力士答道。

“我儿林生,刚出生不久,无功无名,何德何能竟可以上琉璃天殿见帝君,这是怎么回事?”娘娘不解。

“这……这中原由,我不敢多嘴。若论功名,斗星林生出生即得帝君亲赐圣号,这是我琉璃天界,五明元化国度的第一次难遇的殊荣。既然娘娘有疑,何不亲自带着斗星林生一起前去,弄个明白。”宣召力士答道。

  瑰明西宫娘娘叹了口气:“多谢力士。我们这就前去。”立即命人唤来斗星林生,凤冠霞帔穿戴整齐,上了云车,不一时,来到琉璃天殿。

     瑰明西宫娘娘走到殿中参驾玉镜上站定,举手扶肩,行礼毕,问道:“臣内带斗星林生听召已至,听帝君差遣。”

元化大帝和颜悦色道:“瑰明西宫,本尊听说斗星林生是从你的心掌心里降生,是吗?”

“是的。帝君。臣内正在斗星林中行走时,空然手心作痛,林生从中跳出,见罡风而长,比一般初生天众高出一倍。只是他生时,突然金光生起,开通了三界通道,引来这场浩劫。臣内死罪。”瑰明西宫娘娘叉手扶肩,低头视足。

元化大帝连忙说:“瑰明西宫勿要多虑。此场浩劫本自天成,与你母子无丝毫关系。只是我五明元化国,平常天众,出生之时都从肋从腹而生。孩儿出生,母亲就会很快去世。唯有这从手心出生,母亲生命却不会受到影响。这种稀有奇事竟然在你身上发生,可见你之功德不可思议。”

“谢帝君赞赏。”瑰明西宫扶肩作礼道。

元化大帝停了下说道:“只是此役,我天国痛失战神金斗圣王。战神入灭之前,曾有心愿,本尊不能不了他所愿。你可知是什么愿?”

“臣内不知。”瑰明西宫答道。

元化大帝朗声说道:“命斗星林生投生去地球找归天众,找化新圣,强我国道,永保清宁。”

瑰明西宫娘娘听了,两眼泪涌,却无半点悲声。在天国里,天众哭也没有声音。

元化大帝接着说:“此事事关重大,所以宣你们来商定。我五城天众,有四城快成空城,灵能投至地球下界,此次三界通道开通,若不是战神与琉璃天剑合一入灭镇住通道,我天国此时已毁。为什么天众都私自下界,尚待查明。而五万年来,我琉璃天界,五明元化国,竟然没有诏纳到一名下界德道灵众,难道那几十道关隘,竟然没有一个德道灵众实修堪破吗?这些都须查明。不知道派斗星林生前去,你可同意。”

“臣内愿遵战神遗愿。”瑰明西宫娘娘扶肩作礼,坚定的回答。

元化大帝大喜:“果然是开明圣者。此事已定。即刻于斗星林战神入寂之处设坛悼祭雄魂,将本尊所吟四句偈刻在琉璃石上,立于坛前。”

大铃声响,国师司教大神德通元君出列行礼说道:“帝君,此战瑰明王神兵神将损失将尽。而其他三王城基本快成空城,灵力空虚。斗星林生投去下界地球,那里人心险恶,奸滑狡诈之徒众多,只怕他美玉投泥,自身难清,又如何能找归天众,找化新圣呢?”

元化大帝沉吟片刻,说:“国师说的有理。眼下鼎明王城原班灵众,损拆不多。我看就派几路神兵神将先下生地球,打下基础,将来再辅助斗星林生完成大业。不知哪位神将愿意当此先行?”

只见瑰明王城的四员神将:天剑神将纯刚,天盾神将吴凤,天戟神将不留刺,天弩神将御弓一起齐刷刷出列,叉手在胸,齐声答道:“臣等愿往。”

元化大帝将眼一看,已明白四将心愿,欣然道:“好,如四位勇士所愿,你们有什么要求,尽管说来。”

天剑神将纯刚是四将之道,叉手先答:“臣须带着雪甲天剑下去,还请帝君赐九转龙丹,让我凡体出身之时就具神力,以抗外邪,先能护住自己得成大道。也请恩准另三位神将携带随身神器下界。”

元化大帝抬头看了看国师司教大神德通元君。德通元君出列叉手作礼道:“帝君,臣处尚有九转龙丹五粒。此丹一亿年方炼制出两粒。天国和平四亿九万年,我炼出八料,已用去三粒,还余下这五料。可给四位神将服下,保住现有的这些法力。一粒可让斗星林生,使他天身不坏。”

元化大帝喜道:“国师肯将如此珍贵的丹药奉出,真是国之福源。”他转向四将说道:“四位勇士可听得仔细。本尊准你们所愿。”

 

瑰明城西,九宫之外,斗星林旁,战神入寂之处设坛已毕,坛前琉璃石上,刻着四句偈:“琉璃宝地怎得清,只身入寂舍能行。

 风摇松崖谁从舞,掌托日月我同心”

瑰明王城四员猛将,服下九转龙丹,各佩随身神兵,整装齐德,率各部随行甲士,于战神坛前,叉手胸前作礼后。开启五元天门,径自投地球找托身之处去了。

斗星林生服了九转龙丹,灵力倍增,形容坚固。此时在罡风吹拂之下,身材已与成年天众没有差别,英武如其父。他此时已明白父亲给自己的期望,时时牢记于心,盼望早日完成使命。此时,他正与母亲告别。

西宫娘娘拉住林生的手,熟视良久,从腰间解下一玉牌,挂在林生腰间,吩咐道:“生儿,此玉牌是你父亲战神送给我的防身宝物,这次去那红尘,不比寻常,你且带好,危难之时自然能用得上。”说完,将使用方法教与林生。

斗星林生记牢使用方法后,西宫娘娘虽百般不舍,但还是送他至战神坛前,止步,指着四句偈对林生说:“你看,帝君此偈中,认为你父亲是替他堵镇了三界密光开通的通道,此等殊荣,五明元化国独止一份。盼你早日完成帝君法旨,完成你父战神的遗愿。”

斗星林生叉手作礼,宏声道:“请娘尊放心,儿牢记在心,时时不忘。定要完成帝君法旨,父亲遗愿!早日回归瑰明王城,陪伴娘尊!我去了。”他说完,正要开启五元天门,突然九龙云车飞驰而至,元化大帝从云车上下来,国师司教大神德通元君和鼎明城的主要神臣都跟随在后。其他三城的城主也各带随从跟在后面。

斗星林生和母亲一起行礼。元化大帝说道:“斗星林生,你此次投生,去找归天灵,需有一件宝物来鉴别谁是我界天灵。”他挥手示意国师德通元君。德通元君手托一枚晶莹透亮的明珠,来到林生面前。说:“斗星林生,此珠唤灵神珠,是我界鉴灵之宝。你一旦遇上我界托生到地球的灵众,它就会发光。此珠可安放在印堂穴上。待我给你安好。”说完,作法将灵神珠安入斗星林生的双眼之间的印堂穴内。

斗星林生只觉印堂之内,琉璃光芒,交相辉映,照亮了整个身体,立时觉得神清气爽。

元化大帝又说道:“四神将已带本部灵众先行投生去了,此时,已在地球上转了两世,应该都已开始存神修炼,你现在下去,找到他们,自然能得到辅佐。我界一刻,地球百年已过。你可以走了。”说完亲自开启了五元天门。

斗星林生叉手作礼,谢过众神。纵起金光,从五元天门,径投地球托生去了。

第三章       摩云刹土

 

   道可道,非常道,名可名,非常名。无,名天地之始。有,名万物之母。故常无,欲以观其妙;常有,欲以观其徼。此两者,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。玄之又玄,多妙之门。

 

 地球,是一颗神奇的星球。她从无中来,却承载无数的生灵,造化无穷。

地球之上有一重天界,名为四天王天。四天王天与地球交接之地,有一处玄山,玄山之阴,有一摩云刹土。谁也不清楚此刹土何时而成,因其为阴寒之地,所以地球上的地仙们都视为禁地,不愿接近,一接近就会损失数载功力,得不偿失。而四天王天的天人更不愿接近此地,因为那里太过蛮荒,不是吉祥之处。就这样,这块不毛之界,却居然有神灵隐身其中。


摩云刹土究竟何等风貌,有诗为证:

  

  玄山之阴造化奇,蛮荒寒处育阳基。

   重重黑云裹千丈,内中摩云有天地。

   阴中含阳太极理,阴阳相感有生机。

   巧得人间千般秀,妙有难说若琉璃。

 

摩云刹土,就存立在黑云朔风重重包裹之中,极阴生阳,内里另开一天地,幽明亦暖,万物生机昂然,比起人界,只是差了美食而已。一位青衣大神发现了这块地方,在上面建立了自己的摩云宫,号摩云国,自称摩云大神。用神力在黑云朔风之中开通了两条云路,招纳灵众,往来穿梭,上至天府,下落人国,真是好不逍遥,得了有利的地理交通位置。

摩云宫中,玄幽殿上,一名黑衣探马正在禀报:“禀告大神,瑰明王城四大神将已经都带着随身兵器投生到地球去了,不知落在何处。所率部属约千余名。斗星林生也即将离开五明元化国前去投胎了。”

摩云大神一挥手:“干的不错,再探再报。”

二名黑甲武士一左一右站在殿下,正是前番攻打五明元化国的使幡与使锺的枭将。

摩云大神问道:“黑大,黑二。你们的攻击效果出来了,本座就是要五明元化国的灵众一批批都离开。现在四大神将去了地球,斗星林生这初生没几天的娃娃也要去地球。你们看怎么对付他们?”

使幡的黑大拱手行礼答道:“大神,让我带兵半道截杀他们,让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摩云大神抬手止住黑大的话:“不可,光杀掉他们有什么用。何况他们都带了兵器,我还不能露了行踪,而你们剩下不到一成的灵力,如何杀得掉他们,不可打草惊蛇。再者,他们下到地球,也不过是落到我的算计之中,有什么可怕,管叫他有来无回。”

使锺黑二拱手行礼道:“大神,这个斗星林生不过是个娃娃,刚成形不久,没什么灵力,又是独自行走,不如让我去抓他来做佣人。”

摩云大神听了,突然大笑:“黑二啊黑二,你永远都这样令本尊开心。你这个主意真是太妙了。你们兄弟二人真是我的左膀右臂,一个勇冠灵界,一个机智绝妙。有你们二位相助,我何愁大仇不报。行,就按你的主意办,速速前去。切记,行事要秘,不要走漏我摩云刹土的行踪。”

二黑将领命,想着是抓个刚被罡风吹大的孩子,也没带其他灵兵,两哥俩就只身伏在斗星林生的必经云路上,准备抓住他。

 斗星林生出了五元天门,金光一道,从琉璃天界徐徐下落,他正暗想:茫茫地球,先行的四神将和随众都不知道落到何处,地球已过百年,他们投没投成人身?我投生到哪才方便找到他呢?

他一边下落一边思忖,突然前面闪出两员黑甲战将,一个左手幡右手执斧;一个双手抓着一对大黑锺,截断了他的云路。

“小娃娃,哪里去,快快留下买路财,牙缝半个说不字,爷爷我管杀不管埋。”使黑锺的枭将耀武扬威高声喊喝道。

斗星林生一愣,没想到这半空云路里还有截天人走路的。他想着自己有要事在身,岂能在这里费时间,可自己初生没多久,虽然体形高五明元化国国众一头,但没有修炼过法力法术,如何同这截道的凶煞拼斗。他是战神的儿子,又是从母亲手心生出,母亲因为寿命不损,天生占了勇孝二字,所以元化大帝亲赐名号,此时当然并不畏惧。

斗星林生叉手作礼:“二位天友,我们天井不犯天河,我身上也没带贵重物品,没拿得出手的财物奉送,还请行个方便,让开云道,放我前行。斗星林生感激不尽。”

“小娃娃,没钱财不要急,看你身材高大,有这个人就行了。我那正好缺了个看门扫地,端茶倒水的佣人,你就跟我走吧,管叫你吃好喝好也睡好。”黑二这个嘴皮子真是有功夫,抓个人都磨叽半天。那黑大也习惯黑二这德性了,站在一边,双手架着膀子,冷冷观看。他们有的是时间。不急。

斗星林生一看对方原来是想抓自己,自然知道说不清了,知道打是打不过,于是扭身就跑。

黑大,黑二就在后面追。可他们万万没想到,斗星林生跑的速度挺快,不管怎么用力催云,总是差个几丈远,赶他不上。这是因为斗星林生服了九转龙丹,长了灵力,已具备几百年的功力了,如果手中有神兵,此时,依两员黑将现在被损耗得不到一成的功力,未必是斗星林生的对手。

可斗星林生不知道自己有本事,有实力啊,他在那拼着全力往下界跑,两员黑将拼命的在后面追,紧紧不舍。

斗星林生就有点着急了,这可怎么办,眼看马上跑到人界的昆仑大雪山了,还甩不掉尾巴。正在这时,突然空中闪出两员神将,其中一个,一手执金刚天盾,一手执刀,正是天盾神将吴凤;另一位,双手端着一杆吞金天戟,正是天戟神将不留刺。

二位神将让过斗星林生,挥兵器截住黑大,黑二的云路。齐声喝道:“黑妖,哪里去。”黑大、黑二一看是他们,早就交过手了,知道厉害,打也根本占不到便宜,斗来斗去,又恐惊动了四大天王天的天众神兵神将,泄露了行踪。百般无柰,不敢纠缠,黑大将手中幡旗一展,逼退二位神将,拉了黑二,使起撤退的本事,跑了。

吴凤和不留刺也不追赶。来到斗星林生面前于胸前叉手施礼:“少主,我等在此等候多时了。”

斗星林生这时候才放了心,看着二位神将,也叉手还礼,说道:“二位神将来的正是时候,不然我就被他们抓去做佣人了。对了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等我?”

吴凤答道:“少主,天剑神将纯刚带我们来到这时,突然想起少主独行托生之事,一则怕有意外发生;再则怕将来我们找不到你,你找不到我们,故此留下我们在此等候,定个约定。没想到真给遇上了,那两员黑将看来背后有大神力的后台支撑,不然不敢如此胆大,无法无天。”

原来,四神将同行时,一路走一路说着投生护主的事情,天剑神将纯刚是四将之道,他想的远,就对其他三将说:“诸位,我们这一走,投成肉体凡胎,就不是现在这种样子了。那得从坐胎,出生,经孩童长大,然后还要借假修真,重新修回现在这种神体,在人世与天国不一样,能不能修成神体还不一定。我们担子重大,所以,这个事情一定得有个保证才行啊。”

其他三位将军一听,确实是这样。天弩神将御弓比较智慧,就说了:“诸位,我们不要一起都去投凡胎了,先找两位去投,其他两位就守护在人界,等先投的凡身长成,留下的这两位再去帮助他们重新修出神体,这样就安全多了。”

大家一听,拍手叫好,这办法真不错。于是就商议,那谁投凡谁留守呢?商量来商量去,大家觉得天剑神将纯刚和天弩神将御弓神力大道基深,投凡了后再修出来不会费什么大力气,比较靠谱。于是,就决定让天盾神将吴凤和天戟神将不留刺留下守护投胎的灵众,接应斗星灵生,其他灵众都去投生,得凡体行人道,将来在人间把天灵都找回去。

就这样,天盾神将吴凤和天戟神将不留刺就留下来了,并正好赶上二黑枭要抓斗星林生,二将就冲出来,赶走了大黑二黑,解了围。

斗星林生弄明白事情来龙去脉后,很是高兴。就问二位神将:“既然你们留下来守护,不投胎转世为人,那你们住哪呢?”

天盾神将吴凤叉手答道:“少主,我二人已经商量好了,人界之中,昆仑雪山人迹罕至,我们准备在那里寻一处所暂居,这里人气,牲畜气沾染不道,我们自然不会天身受损。当然,我们会时时关注投凡的这些灵众。”

斗星林生又问:“依你们看,我往哪里投胎转人为好?”

“少主当然理应投人间帝王之家,贵为太子才是,将来也不用受人间饥寒之苦,只要专门修炼就行了。”天戟神将不留刺说道。

天盾神将吴凤听了,也说不错,感觉这样好。

斗星林生接着问道:“那投到哪位帝王家中呢?”

“人间福地很多,东海那有座泰山,泰山之西,帝王之家就行。咱们在天界误了不少时间,人世时间快过去两百年了,此时头批转世的灵众,有的应该都转到第二世了,少主应速速前去。”天盾神将吴凤回答道。

 

斗星林生也感觉很满意。于是三人按落云头,前往泰山之西。

 

等待斗星林生的,将会是什么呢?他能顺利投胎,修炼成神仙吗?

 

这真是:

 

未生我时谁是我,生我之时我是谁。

斗星林生初转世,先行已投两回胎。

 天神投来娑婆界,五行大山无分别。 

 要想脱胎换仙骨,势如登天难又难。

 

雨水沉泥直通井座1.jpg

 

河南派利尔环保建材有限公司位于河南郑州,作为目前中国塑料检查井设计、生产领域的佼佼者,派利尔不断加大科技投入力度,提升自主研发与创新能力,始终保持与国内知名塑料检查井企业及专业科研院所通力合作,实现着由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飞跃,在持续提升产品空间的同时,更延伸出良好的品牌形象和信誉评价,已经成长为一家真正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新技术企业。 

 

 

     在产品质量上派利尔全面贯彻试试ISO9001、ISO14001质量/环境管理体系,并严格按照国家标准进行生产,现有产品:塑料检查井(检查井价格厂家),雨水收集利用设备,雨水收集模块,塑钢缠绕管,hdpe中空缠绕管,渗透渠,雨水渗透渠,三格化粪池,旱厕改造,渗透井,弃流井,截污挂篮装置,地埋一体机等千余种。其技术水平、运营实力及市场占有率在国内同行中均名列前茅。

关键词:

  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