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
About us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河南帕利尔环保建材
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新郑郭店工业园区
电话:177 2977 0251
服务热线:133 2371 2071
网址:www.hnpioneer.com
邮箱:pioneerhn@163.com

学习园地

Ask Price

12

楚留香系列---血海飘香

信息来源:点击次数:发布时间:2018-09-02

第一章 白玉美人

 

 闻君有白玉美人,妙手雕成,极尽奶态,不胜心向往之。今夜子正,当踏月来取,君素雅达,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。   这张短笺此刻就平铺在光亮的大理石桌面上,自粉红纱罩里逮出来的烛光将淡蓝的纸笺 映成种奇妙的强紫色,也使那挺秀的字迹看来更飘逸满洒。信上没有具名,却带郁金香的香 气。这绦渺而富有待意的香气,己足够说明达封短笺是描写的。   接到这封短笺的是北京城的豪富世家公子金伴花,他此刻就坐在桌子旁,那张自净而秀 气,保养十分得法的脸,就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似的痛苦地扭曲眼睛瞪这张短笺,就像是瞪阎 王的拘震。   精致的花厅内。还有三个人,一个神情威猛须发独自的锦衣老人背负双手,在厅中来来 回回不停的蹬步,也不知酸过多少遍了,所走的路,只怕已可从北京到张家口。另个颧骨耸 起,目光如鹰,阴鸳沉猛的黑衣人,就坐在金伴花身旁,双手轻抚放在桌上的封精钢判宫 笔,干枯、使长、骨节凸出的手指在灯光下看来也像精钢。这两人面色也是十分沉重,锐利 的目光自窗子瞧到门,又自门瞧到窗子,来回瞧个不停。   还有枝瘦矮小,穿林素的秃顶老人却只是远远坐崔角落里闭目养神,他全身上下都瞧不 出丝毫特别之处只有一双耳条,竟不钢怎池水见了,却装对灰白的煽耳朵,也不知是什么铸 戚的。   锦袍老人走过桌子拿起那张短笺冷笑道:“这算是什么?请帖?借条?就凭这一张纸, 就想将京城四宝中最珍贵的玉美人取走……”重重一拍桌子,厉声道:“楚留香呀楚留香! 你未免也将九城英雄瞧的太不值钱了。”   金伴花愁眉苦脸,嗫嚅道:“但他就凭这种同样的纸,已不知取走多少奇珍异宝了,他 说要在子时取走一样东西,谁也休想保存到丑时。”   黑衣人冷冷道:“哦,是么?”   金伴花叹了口气,道:“上个月卷兼子的邱小侯就接到他一封信,说要来取侯爷家传的 九龙杯,小侯不但将杯锁在密室中,还请了大名府的高手‘双掌翻天’雀子鹤和‘梅花剑’ 方环两位在门外防守,可说是防守得滴水不漏,但是过了时候开门一看……唉!九龙杯还是 没有了。”   黑衣人冷笑道:“万老镖头既不是雀子鹤,我‘秃鹰’也不是方环,何况……”他瞧了 那秃顶老人一眼,缓缓接道:“还有天下盗贼闻名丧胆的英老前辈在这里。我三人若是再制 不住那楚留香,世上怕就没有别人了。”   秃顶老人眯起眼睛一笑,道:“西门兄莫耍为老朽吹了,自从云台一役后,老朽已不中 用了,靠耳朵吃饭的人耳朵被人割去,岂非有如叫化子没有了蛇耍?”   别人若是如此惨败甚至连双耳都被割去,对这件事非但自己绝口不提,有人提起,也立 刻要拔刀拼命,但他却面带微笑,侃侃而言,还像是得意的很。   那锦袍老人正是京城万胜镖局总镖头“铁掌金镖”万无敌,此刻手持长髯,纵声笑道: “江湖中人谁不知道秃鹰耳力天下无双,云台一役虽然小败,但塞翁失马,安知非福,装上 这对白衣神耳后,耳力只有更胜从前。”   秃鹰摇头笑道:“老了,不中用了,此次若非一心想见识见识这位强盗中的元帅,流浪 中的公子,是再也不会重出江湖了。”   金伴花突然笑道:“闻得江湖人言:英老前辈只要听到一人的呼吸之声,便可分辨出那 人是男是女,有多大年龄?是何身份?无论是谁只要他的呼吸声被英老前辈听在耳里,就一 辈子再也休想逃掉,无论他逃到哪里,英老前辈都追得到。”   秃鹰眼睛眯得只剩下一线,笑道:“江湖传闻,总有夸张之处。”   只听晚风中隐隐传来更鼓之声,生死判霍然站起,道:“子时到了。”   金伴花冲到墙角,掀开一幅工笔什女图,里面有道暗门,他开了暗门·瞧见那紫擅雕花 本匣还好生生在里面,不禁长长松了口气,转首笑道:“不想三位威名,竟真的将那楚留香 吓得不敢来了。”   生死判仰首笑道:“楚留香呀楚留香,原来你也是个……”突听秃鹰“吁──”的一 声,生死判笑声立顿,窗外有个低沉而极有吸引力的语声带笑道:“玉美人已拜领,楚留香 特来致谢。”   万元敌箭步冲到窗前一掌震开窗户,只见远处黑暗中卓立一条高大的人影,手里托个三 尺长的东西,在月光下看来·晶莹而滑润,他口中犹在笑道:“戌时盗宝,子时才来拜谢,札 数欠周,恕罪恕罪。”   金伴花早已面无人色,颤声道:“追!快追!”   烛影摇红、风声响动,生死判万元敌已穿窗而出。   秃鹰沉声道:“那真是玉美人?”金伴花跺脚道:“我瞧得清楚不会错的。”   跺脚之间,人也跃出,原来这世家公子,武功竞也不弱。   秃鹰却微徽摇头冷笑道:“别人会中你的计,但我……哼!”   眼睛盯那紫檀木匣,一步步走了过去。   突听身后“当”的一声巨响,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。   原来他白衣神耳乃合银所铸,传声之力特强,达一声大震,直将他耳膜都快震破,他对 这双神耳从来最是得意,委实做梦也未想到还有这点要命的坏处,大惊之下,凌空一个翻 身,双拿已连环击出,但身后哪有人影。   只听窗外又是“当”的一声,秃鹰双足往后一蹬,身影飞扑面出,窗下“嗡嗡”之声犹 自不绝,却是面铜锣。   秃鹰面色立刻惨变,失声道:“坏了!”   疯狂般转身跃回窗内,只见那紫檀木匣还是安然无恙,但另一扇窗子的窗,却在不住飘 动。   秃鹰石头般怔住在那里,面上的神情极是奇特,也不知究竟是哭是笑,口中不住喃喃道: “楚留香呀楚留香,你果然历害。但你也莫要得意,你语声既已落在我耳中,就总有一天被 我找的。”   身后风声嗖嗖,万无敌、生死判、金伴花已接连掠回,万无敌手里抱个三尺长的玉雕美 人,笑道:“原来那竟是在骗人,这玉美人是假的。”   生死判道:“虽是假的,好歹也值几两银子。这叫做偷鸡不蚀把米,堂党盗帅,今夜也 算裁筋斗了。”   秃鹰双目失神地瞧那紫檀木匣,喃喃道:“这是假的,真的呢?”   金伴花面色又变,颤声道:“真……真的自然在……在匣子里。”   嘴里说,人已冲了过去,打开匣子。匣子里哪里有什么玉美人,金伴花掠呼一声,晕了 过去。   万无敌过去一瞧,只见匣子里赫然又有张淡蓝的纸笺,发出同样缥缈而浪漫的香气,同 样挺秀的字迹写:公子伴花失美,盗帅踏月留香。   痕在,他舒适地伏在甲板上,让五月温暖的阳光,晒他宽阔的,赤裸的,古铜色的背。 海风温暖面潮湿,从船舷穿过,吹起了他漆黑的头发,圣宝的手穆伸在前面,修长面有力的 手指,握的是个晶莹而滑润的白玉美人。   他却似已在海洋的怀抱里入睡。   这是艘精巧的三桅船,洁白的帆,狭长的船身,坚实而光润的木质,给人一种安定、迅 速、而华丽的感觉。   这是初夏,阳光灿烂,海水湛蓝,海鸥轻巧地自船桅间滑过,生命是多采的,充满了青 春的欢乐。   海天辽阔,远处的地平线已只剩下一片朦胧的灰影,这里是他自己的世界,绝不会有他 厌恶的访客。   船舱的门是开的,舱下不时有娇美的笑声传来。   然后,一个美丽的少女走上甲板,她穿件宽大而舒服的鲜红衣裳,秀发松松地挽起,露 出双晶莹、修长的玉腿,赤纤秀的、完美无疵的双足,轻盈地走过甲板,走到他身旁轻轻用 足趾去搔他的脚心。   面上绽开了甜蜜妖媚的微笑,就好像百花俱在这一刹那间开放。   他缩起腿,轻叹道:“甜儿,你难道永远不能安静一会儿么?”   语声低沉充满了煽动的吸引力。   她银铃般娇笑起来道:“你终于猜错了。”   他懒洋洋地翻了个身,阳光,便照在他脸上。   他双眉被面长,充满粗矿的男性魅力,但那双清澈的眼晴,却又是那么秀逸,他鼻子挺 直,象征坚强、决断的铁石心肠,他那薄薄的,嘴角上翘的嘴,看来也有些冷酷,但只要他 一笑起来,坚强就变作温柔·冷酷也变作同情,就像是温暖的春风吹过了大地。   他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,眨眼睛笑了,目中闪动顽皮、幽默的光芒,却又充满了机智。   他眨着眼睛笑道:“李红袖姑娘,看在老天的份上,你莫要也变得如此调皮好么,有了 个宋甜儿,我难道还不够受?”   李红袖笑得弯了腰,却慰住笑道:“楚留香少爷,除了宋甜儿外,别人就不能顽皮么?”   楚留香拍身旁的甲板,道:“乖乖的坐下来,陪我晒晒太阳,讲个故事给我听,要开心 的故事,要有快乐的结局,这世上的悲惨之事已够多了。”   李红袖咬嘴唇,道:“我偏不坐下来,偏不讲故事,我也不要晒太阳……这见鬼的太 阳,晒得人头晕,我真不谨你为什么喜欢太阳?”   她说“偏不坐下来”时,人已坐了下来,她说“不要晒太阳”,却已在阳光下伸展了双 腿。   楚留香笑道:“晒太阳有什么不好?一个人若能多晒晒太阳就不会做卑鄙无耻的事,无 论是谁,在这么可爱的阳光下,都想不出坏主意来的。”   李红袖眼波流转道:“我现在就正在想个坏主意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你正在想该使个什么法子让我爬起来去做事,是么?”李红袖格格娇笑 道:“你真是个鬼,什么事都瞒不过你。”   她笑声渐渐停止又道:“但你也真该起来做做事了,自从京城回来后,你就连动都不想 动,再这样懒下去,你就要变成流氓了。”   楚留香故意叹了口气,道:“你真像我小时读书的老师,只少了两撇胡子。”   李红袖狠狠瞪了他一眼,楚留香展颜一笑,又道:“这次在京城,我可真见识了不少那 些所谓成名英雄的嘴脸,除了秃鹰那老头儿还有两下外,别人全是饭桶,那‘生死判’崔能 据说武功不弱,手中一对判宫笔,据说能打遍人身二百一十八处穴道,但我就从他身旁掠 过,他却依然在做梦似的。”   李红袖撇嘴道:“楚大少爷的轻功天下无双,江湖中人谁不知道……但楚大少爷,你的 牛已吹完了么?”   楚留香道:“吹完了,李姑娘有何吩咐?”   李红袖道:“我先说几件事给你听。”   她自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个小小的簿子,一面翻看,一面吟道:“上次你从济南取来的一 批货,已卖了三十万两,除了救济‘龙虎镖局’王镖头遗孀的一万两,趟子手张、赵两人家 眷各五千两外,还替黄秀才付了一千两丧葬费,又替赵园明付了一千五百两喜酒聘札、替 郑……”楚留香叹道:“这些事我难道不知道么?”   李红袖白了他一眼,道:“总之,三十万两都已分配出去了,你自己田庄里收来的五万 两,我也替你用出去四万。”   楚留香苦笑道:“姑娘,你难道不能为我多留些么?”   李红袖道:“你享受得还不够?江湖中已有不少人在说你的话了,别人可不知道你花的 都是你自己的,都说你假公济私……”楚留香皱眉道:“别人如何说,和咱们又有何关系? 人活在世上,为什么不能享受享受,为什么老要受苦?你怎地也变得俗了?”   李红袖嫣然一笑,道:“我可没有要你受苦,我只是……”突听舱下唤道:“你两个系 处倾乜野?晤想吃饭啦?”   南国勉娘甜美的言语,听来当真别有一种风情,别有一股滋味,李红袖却高举了双手, 笑道:“老天,她难道不能说说别人听得懂的话么?”   楚留香笑道:“你也莫要怪她,她辛辛苦苦做了饭菜,却没人去吃,也难怪她生气,人 一生气时,家乡话就出来了。”   他像是根本没有动,却已拉李红袖站了起来。   李红袖故意娇嗔道:“你什么事都向甜儿,所以她才会……”一句话未完,脸色突然变 了,失声道:“你瞧,你瞧那是什么?”   阳光照耀的海面上,竞漂来了一个人──一具死尸。   楚留香一转身已到了船舷旁,纱起条绳索,打了个活结,轻轻一抛,长绳便像箭一般笔 直地飞了出去。   长绳也似长眼睛,不偏不倚,套了尸体。   这尸体穿的是昂贵的锦缎衣裳,腰畔接弱翠的鼻烟壶,勘黑的脸已被海水泡得浮肿起 来。   楚留香将他平放在甲板上。摇头道:“无救了。”   李红袖却瞧这尸体的一双手,他左手的中指与无名指上,套三个奇特的精钢乌金戒指。   那只右手虽没有戒指,却有戴过成指的痕迹。   李红袖皱眉道:“七星飞环!这人莫非是‘天星帮’的门下?”   楚留香道:“非但是天星门下,此人正是‘天星帮’的总瓢把子,‘七星夺魂’左又 铮,但‘天星帮向盘踞在皖南,不知他怎会死在这里?”   李红袖道:“他身上没有伤痕,莫非是淹死的?”   楚留香摇了摇头,解开他衣服,只见他左胸第五根肋骨下,“乳根”与“期门”穴之 问,赫然留个紫红掌印。   李红袖叹了口气,道:“朱砂掌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朱砂掌一门近年虽然人才鼎盛门下弟子号称已有一百七十多个,但能置 ‘七星夺魂’于死地的最多也不会超过三个。”   李红袖道:“嗯,冯、杨、西门……这三人武功怕是要比左又铮强些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朱砂门与天星帮可有什么恩怨?”   李红袖想了想道:“三十七年前天星帮助的刑堂香主,娶了当时朱砂掌门人冯风的二女 儿,两年后这位冯姑娘突然死了,冯风曾亲赴皖南兴师问罪,后来虽查明他女儿实是急病而 死,但两家却从此不相往来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还有呢?”   李红袖道:“二十六……也许是二十五年前天星帮更劫了朱砂门弟子所保的一趟镖,那 时正值冯风病故,朱砂重选掌门的时候,所以这件事直拖了一年,后来天星帮劫镖的弟子虽 也曾登门负荆,但镖银却始终未曾送还。”   她将这些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武林故事娓娓道来,竟是像在叙说自己身边的家常琐事似 的。   楚留香微笑道:“你的记忆,的确从来不会令人失望……但这些事都已事过境迁,而且 也算不得是什么深仇大恨,朱砂门想来不会为了这种事将左又铮一路追踪到这里,再下毒 手,这其中必定另有缘故。”   突然一个少女自舱下冲了上来,娇嗔道:“你两个究竟系处做乜野?”   她也穿件宽大的衣裳,却是鹅黄色的,也露出一双淡褐色的,均匀美丽,线条柔和的玉 腿。   她漆黑的头发梳了两根长长的辫子,长长的辫子随玲珑的娇躯不住荡来荡去,淡褐色的 瓜子脸,配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显得又娇媚,又俏皮,她脸上本在故意装作娇嗔,但瞧见 这死尸体,突然惊呼一声,扭转头就跑,跑得比来的时候还要快得多。   李红袖笑道:“甜儿无论做什么事胆子都很大,但只要一瞧见死人,就骇得要命,所以 我常说活人谁也制不住她,只有死人,才制得住她。”   楚留香凝注海天深处,缓缓道:“你等瞧吧。今天要从那边漂来的死人,绝不止这一 个。”   李红袖眼波转动,还未说话,只见舱门里已伸出一双纤秀的手来,手里托个大盘子。   盘子里有两只烤得黄黄的乳鸽,配两片柠檬,几片多汁的牛肉,半只白鸡,一条蒸鱼, 还有一大碗浓浓的蕃茄汤,两碗腊味饭,一满杯紫红的葡萄酒,杯子外凝结水珠,像是已过 许久。   宋甜儿那甜笑的语声却在舱门里唤道:“喂,快的来罗呀!”   李红袖笑道:“我听不懂,你为什么不自己送上来?”   宋甜儿啐道:“小鬼,你听不懂怎会知道我要你来拿?”   她说的纯粹的京片子,但嘟嘟哝哝,软语娇柔却别有一番情趣,李红袖拍拿娇笑道: “来听呀,我们的甜姑娘终于说出了官话。”

第二章 海上浮尸

 

  船已下锚,就这样停泊在水上。  楚留香小心地将柠檬汁挤在鸽子上,动口吃完了一只鸽子,喝了半杯酒,海上果然又漂 来了具尸体。 这体身穿件来红色肠短袍,长仅及膝,面容虽经海水久泡,但看来仍是自自净净,年纪 也只有四十左右,额下虽留微须,眼角却无皱纹。他左掌也是修长白净,

但只右掌却是粗糙 已极、筋骨凸现,几乎比左掌大了一倍,摊开掌心,竟和衣服同样颜色。   李红袖双明媚的朋波却瞧直了,吃惊道:“想不到这人竟会是‘杀手书生’西门千。”   楚留香叹道:“他杀死了左又铮,自己竟也死在别人手上。   李红袖贿哺道:“但又是谁杀了他?”   她说完了话,已瞧见这西了千喉结下的创口,鲜血己被海水冲净,灰白色的皮肉向两旁 翻眷。   李红袖吁了口气,道:“这是剑伤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嗯。”李红袖道:“这剑伤才不过寸,天下武林,只有‘海南’与‘涝 山’两大剑派的弟子才会使用这么窄的剑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不错。”   李红袖道:“海南与涝山两派,距离这里虽都不远,但涝山派的剑法传道家正宗平和搏 大,这西门千被人一剑贯穿咽喉,想必是剑法以辛辣诡预见长的海南剑容门萨所下的毒手! 这倒更奇怪了。”   楚留香皱眉道:“奇怪?”   李红袖道:“海南剑振与珠砂门非但无冤无仇而且还颇有渊源,八年前珠砂门被闽南七 剑围攻时,海南派还曾经不远千里赶去相助,但如今海南剑派的高手却杀了珠砂门的长老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可真教人不懂?”   楚留香蹦随道:“左又铮无缘无故死在西门千手中、西门千又糊里糊涂死在海南派门 下──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?”   李红袖婿然一笑,道:“你可是又想管闲事了?”   焚留香笑道:“你不是正在说我太懒了么?我正好找些事做给你瞧瞧。”   李红袖道:“仅这件事看来牵连必定甚,必定十分凶险,而蓉姐这两天又在病。我看咱 们还是别管这件事吧!”楚留香微笑道:“越是凶险的闲事,管起来才越有趣;牵连越广的 秘密,所牵连之物价值也必定极高。这种事我能不管么?”   李红袖叹道:“我知道你若不将这秘密揭破,是连觉也睡不的。唉!你呀,你生下来好 像就是为了管别人闲事的。”   她忽又展颜一笑,道:“幸好这件事正如大海捞针,到现在为止,还一点头绪都没有, 你想管这闲事怕也管刁之卜。”   楚留香微笑道:“你等瞧吧!头绪自然会越来越多的。”喝了口洒,又撕下条鸡腿,倚 在船舷上大嚼起来。   李红袖苦笑道:“我真佩服你的胃口,现在还能吃得下东西。”她也不知不觉走到船烷 向海天深处凝锑。   海上果然又漂来具死尸竟赫然是个黑面就男助绦抱道人,身形魁伟高大。四肢虽早已冷 却,但手里仍紧紧握半截断剑,剑身独长,仍在闻光,碧森森的剑光照他颗发胃蓬乱的头 颅。   他头顶竟已劈成两半。   就连李红袖都转过脸去,不忍再瞧。   楚留香道:“果然是海南派的门下。”   李红袖道:“你……你认得他?”   楚留香缓缓道:“此人是海南三剑中的灵篮子,他剑法之狠毒,当今天下武林,只有极 少几个人能比得上。”   李红袖叹道:“他……贯穿了别人的咽喉,不想自己脑袋也被别人砍成两半。”忍不住 还是回头瞧了瞧,又道:“瞧这情况,那人一剑砍下时,他必定已无可闪巡,是以只有迎剑 硬架。谁知那人剑非但砍断了他长剑,余力所及,竟将他头也砍成两半,海南指剑俱是海底 寒铁精炼而成,这人剑竟能将之碗断,唉……好锋利的剑,好沉重的纫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你怎知他对头也使的是剑?”   李红彻道:“当今武林的刀法名家,又有谁能将剑法如此辛辣狠毒的灵麓子逼得涟躲闪都 不能躲闪……海南剑派素无硬拆的招式,他不是被逼无奈,又怎会迎剑去招架别人迎头砍下 的刀。”   楚留香点头道:“不错,刀法之变化,的确不如刨法灵巧迅急,使刀的人若想将使剑的人 逼得无可闪避,的确是难而又难。”   他微微笑,接道:“但你莫非也会忘记一个人么?”李红袖眼睛一亮,笑道:“你说的若 是‘无影神刀’扎木合,你就错了!”楚留香道:“为什么会错?”   李红袖道:“扎木合号称中土刀法第一名家刀法之快,无形无彤,他一刀砍下时,灵鸳子 也许还未瞧清是由何处来的。自然只有迎剑招架,面扎木合使的一柄‘大风刀’,乃海内十 三件神兵利器之,也足以砍断海南指剑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这岂非就是了么?”   李红袖笑道:“但你莫要忘了,扎木合纵横戈壁大沙漠已有三十年,号称沙漠之王,又怎 会远来这里?”   楚留香缓缓笑道:“你说不会,我却说会的。”   李红袖眨眼睛,道:“你可要和我睹一赌?”   楚留香道:“我不和你赌,因为你输定了。”   只听船舱下一个人甜笑道:“你们赌吧,谁输了燃帮我洗半个月的碗。”   李红袖笑骂道:“小鬼损在偷听。”   宋甜儿格格笑道:“我虽然不敢看,听都敢听的。”   李红袖转向楚留香,道:“暇你瞧瞧这小鬼,打得好精明的算盘,天下的便宜都被她一个 人占尽了。”   楚留香侮船舷出神竟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。   李红抛走过去道:“你在等什么等那札木合?”   楚留香道:“也许──。”   李红袖笑道:“你等不的,这‘抄摸之王既不会来,纵然来了,也没有人能杀得死饱─能 杀得死他的人,也就不会杀他了。   楚留香道:“西门千与左又馋素少来往,为何杀了左又锗?灵驾于与西门千毫无冤仇,为 何要杀死西门千?札木合与灵理于今远在天边,一个远在海角更是毫无关系,又为何要杀死灵 蟹子?”   他叹了口气,接道:“可见世上有许多事,是完全说不定的。”   这时日已偏西自从发现第具体到现在,已过了两个多时辰,甲板上已髓三具体。   而第四具体果然又来了。   别的体在水上都是载沉载浮,这具尸身却细欧了气的皮镑似的,整个人都完全浮在水 上。   别的体李红袖至少还敢瞧两眼,但这个体·李红袖只瞧了一眼全身都起了镰栗再也不敢 瞧第二眼了。   这体本来是胖最撞,楚留香完全瞧不出,只因这体全身都已浮肿,甚至己开始腐烂。   这体本来是老是少,楚留香也已瞧不出。只因他全身鬃毛头发,竞赫然已全部脱落。   他眼珠已涨得暴裂而突出,全身的皮肤,已变成一种令人呕心的暗赤色,楚留香再也不 敢沾一根手指。   李红袖颤声道:“好厉害的毒,我去叫蓉姐上来瞧瞧,这究竟是什么毒?”   楚留香道:“这毒韩较也认不出的。”   李红袖道:“你又农吹了你武功虽不错,但若论暗器,就未必比碍上甜儿若论易容术和下 毒的本事,更万万比不上葱蛆。”   楚留香笑道:“但这人中的并不完全是毒。”   李红袖吃吃笑道:“不是毒药难道是德么?”魏留香道:“也可以算是椭──。糖水。”   李红袖征了怔,道倔水?”   拯留香道:“这便是天池‘神水宫’自水中提炼出的精英,江湖都称之为‘天神水,而神 水宫’门人且都称之为重水。”   李红袖动容道:“这真的就是比世上任何毒药都毒的‘天…神水”殖留香道:“自然是真 助,据说这天神水’一滴的份量已比三百捅水都重,常人只要服下一滴,立刻全身暴裂而 死”他叹了口气接道:“而且这‘天神水无色无臭试也试不出异状所以连这‘抄摸之王’,都 难免中了暗算。”   李红袖道:“这☆…这人就是札木台?”   鼓留香道:“昭”李红袖道:“他已变成这个样子,你怎么还能认得出他?”   楚留香道:“他身穿的虽是寻常服色,但脚下却穿双皮靴,显见他本是游牧之民,他身上 皮肤虽细微,但面上却甚粗糙,显然是因为他来往沙漠,久经风尘之苦,他腰畔虽有佩刀的 钢环,但刀和刀鞘却全都不见了显然是因为他使的乃是宝刀·所以才被人取夫了。”   他缓缓接道:“有了几点特徵,自可说明他就是那‘抄漠之王,无影神刀’札木合了。”   李红拙叹道:“我看你可以改行去做巡捕了,那你办起案子来,想必要比那天下第名捕 ‘秃鹰’还要厉害得多。”   焚留香笑又道:“还有,他身上接面银牌,上面刻的是只长翅膀的飞骆驼,我若再瞧不出 他是沙漠之王,就真是呆子了。”   李红袖巴豫不住“暖防八一笑道:“你真是今天才儿童。”   但他笑容大刻消失皱眉道:“这件事竟将‘沙漠之王’与神水宫’门下引动,可见关系必 定乖小,而此刻连沙漠之王都死了,可见楚留香截断了她的话,笑道:“你又想劝我罢手是 么?”   李红袖轻四通“我也不短劝你罢天,只望你能小心些就是楚留香愿望天☆朵自云微笑道: “闻得‘神水宫’门下,惧都是人间的绝色,却不知此起咱们的三位姑娘来又如何”李红袖 摇头苫笑道:“你难道永远不能规矩些么?”   这次直过了将近一个时辰海上还是没有动静。   李红袖悠悠道:“你怕等中了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若再没有人死,那么,达件事耍落在‘神水富’使者身上,这些人若是在 争夺这件宝藏,那么,这宝藏便落在神水宫使者手上。”   李红袖道:“若是有死人呢?”   楚留香道:“无论还有多少人死只要瞧最后一个人是死在谁手上,就有线索可寻。”   李红袖道:“这些高于难道真会为了争夺宝藏而死”楚留香笑道:“人为财死,这些人总也 是人蚜”李红袖极目远眺,缓缓道:“能引动这许多绝代高手贪心的宝藏,想必一定惊人得 很。”   这件事的确越来越有趣了,她眼睛里也在闪光。   舱下的宋甜几又叫道:“你两个知晤细蓉姐有个表妨入佐‘神水宫’?”   楚留香道:“哦薄蓉竟有个表姑是神水宫’门下么?这两天,她身子不知道是否已好些? 不知道是否还在流鼻涕?”   李红袖笑道:“你可是要她上来”:楚留香道算了伤风的人,还是多躺躺的好。”   只听人聂声道:“没关系我的炳反正巳快好了,只要听见你说这旬话我”。。”   又听得米甜儿大声道:“蓉姐不要上他的当,他知道你来了所以才战意说些关心你的话让 你赃。”   那温柔的语声笑道:“就算是故意说的只要他说出来,我就很开心了。”   个疡究的人影,随语声飘飘走了上来。   她穿件柔软而宠大的长袍,长长地拖在甲板上盖任了她的脚,满天夕阳映她松松的发 警,清澈的服彼也映她那温柔的笑容,她看来就像是天上的仙子,久已不食人间烟火。   李红袖跺脚道:“篱姐风这么大,你何必上来?小心又病例征床上爬不起来,又害得我 们这位多情的公子拿我们出气。”   苏蓉蓉婿然道:“上面这么热闹我还能在舱里耽得住么,何况,我也想瞧瞧,是不是真的 会有‘神水宫’使者到这里来?”   她手里拿件厚缄的衣服,轻轻被在楚留香身上,柔声道:“晚上冷,小心凉。”   楚留香含笑叹道:“你总是只知关心别人,却不知道自己……你看有分关心自己,又怎会 病因?”   李红袖撇了撇聪,道:“是呀像我们这些不生病的人,都是从来不关心他的。”   苏蓉蓉拍了拍她的脆,笑道:“这么多心人容易老的。”   李红袖一把炮位了姻,格格笑道:“我真是个又会多心,又会屹醋的小坏蛋,蓉姐为什 么坯要对我这么好?”   苏蓉蓉纤细的身子,竞被她抱了起来。   就在这时,第五具体飘来了。   严格说来,这已不能算是“壹”具体──这尸身助左面,撼然竞已鼓人选肩带臀肖口去 半;幸好她的股还是完整的,还可瞻得见她娟秀而美好的面容,这残忍的杀人者,似乎也不 忍破坏她的美丽。   她身上穿的是件英顺的纱衣腰问系根银色的丝带,纤美的脚上,穿双同样质料的镊色鞍 子。   此刻只剩下半件的纱农已被血染若不是那丝带,只柏巳为海水冲脱饶是如此,她身子看 来也已几乎是完全赤棵曲。   苏蓉蓉报转丫头美舰的眼睛用已满是泪水。   李红袖也闭起丁眼瞪道:“蓉姐消!看他是不足神水富门下”苏蓉蓉潞然点了点头。   楚留香叹道:“这样的美人,是谁忍心向她下如此毒手?”   李红袖道:“下这毒手的人,自己也死了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你是说札本合?”   李红袖道:“自然是札本合,除了他外,谁有这么快的刀?”   楚留香道:“昭”李红袖道:“札木合发觉自己中毒死前拼尽余力·给了姻一刀他自然是满 怀愤恨,所以这一刀才会这么毒,这么重。”   楚留香悠悠然道:“听来倒不是完全没有道理。”   李红袖叹了口气道:“现在,所有的线索都已断了,咱们也没有事了。”   楚留香道:“没事了么?”李红袖道:“人已全都死光了,还有什么事?”   楚留香道:“你以为她真是死在扎木合之手”李红袖眼被一转,道:“难道不是?”   楚留香笑道:“你莫忘了,札木合死后,他的‘大风刀’已落在别人的手上,这人拿了 ‘大风刀’,杀死她,是要别》件事完全结束了。”   李红袖失声道:“蚜不错。”   焚留香缓缓道:“他既要别人认为此事结束,那么,此事就必定没有结束,在我说来,这 件事正还未开始哩”苏蓉蓉突然道:“这件事,他是不愿别人脑子助是么?”   李红袖道明口么他为何不将这些尸身完全毁去,别人若是根本瞧不清这些体又怎能插得 下手?”   楚留香微微笑,道:“这些人全都是江湖中的知名之士·而只甚至可说已有宗中的身份, 他们若是突然馒失踪了,他们的门人子弟会不去退查明白么?”   茹蓉蓉皱了皱眉,道:“所以……” 

 

 

关键词:

  

分享到: